您当前位置: 演讲口才网 > 口才技巧 > 名人口才赏析 >

评说名嘴:易中天于丹口才大比拼

时间:2016-06-23 17:42 | 作者:Roger | 阅读次数:


  央视《百家讲坛》推红了两位学术名人,一位是厦门大学的易中天教授,另一位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于丹教授。两位主讲人能够恰倒好处地把《汉代风云人物》、《三国》、《论语》等经典诠释到位,让观众津津乐道,推崇备至,这不得不归功于两位主讲人老辣纯熟的口才。如果把两位名人的口才来进行一番比较,结果又会是怎样的呢?
  第一回合比通俗
  两位教授主讲的都是中国古代的经典。怎样解说才能调起观众的胃口,让观众感兴趣呢?易中天教授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采取了“趣说”的解读方式。他对自己的“趣说”是这样解释的:坚持在“正说”的基础上“趣说”,“趣说”是为了更好地表现前面的“正说”。“趣说”是绿叶,是陪衬,“正说”才是那最耀眼的红花。但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易中天教授在“趣说”的过程中为了让故事更通俗,有意无意当中融入了一些比较低俗的东西。比如他在讲曹操时的一个片段:
  曹操跟张绣的这次战争中曹昂死了,曹操的侄子草安民也死了,还有曹操的爱将典韦也死了,丁夫人就不愿意了,就哭着闹着跟曹操要儿子,你还我儿子,你把我儿子弄哪儿去了!而且就是你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地泡烂妞,害得我儿子死掉的,不依不饶。曹操一烦,滚,回你老家去。走就走嘛,我回娘家去,不跟你过了,真回娘家了。
  在这段讲解中,易教授本意是讲曹操“温情”的一面,但他为了达到趣说的目的,将“一天到晚地泡烂妞”这样粗俗的语言都运用了进来。
  再如他另外的两个小片段:
  “晴雯又没和宝玉那个,和宝玉那个的是袭人!”
  “晁错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样呢,应该夹起尾巴做人,他不!今天改革,明天变法,象根搅屎棍子,搅得朝廷上下是不得安宁”。
  关于《红楼梦》中宝玉和袭人的事情大家众所周知,易教授在讲汉代历史时将宝玉和袭人的事情糅合进来,其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但给人一种庸俗的感觉。至于说晁错“像根搅屎棍子”,更是粗俗的明证。
  像这种低俗化的语言在易中天教授的讲解中还比较普遍。易中天教授曾说“雅俗共赏是好作品的最高境界”。但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之作,我们不能这样简单地庸俗化、粗俗化。
  而于丹教授讲解《论语》则不同。《论语》内容艰深晦涩,并且时代久远,普通观众不容易理解。为了避免讲解的枯燥,于丹教授采用了一种情境再现的方式,以白话诠释经典,让《论语》通俗化,平民化,现代化。比如她在讲解《论语》“五十而知天命”中的“天命”时是这样讲的:
  “知天命其实就是金庸在小说中写到的独孤求败的境界。一个名动江湖的大侠,等他的武艺真正走到至高境界的时候,但求一败而不得,因为这个时候人手中是没有兵器的,十八般武艺全都内化了。他双手一出就可以啸出剑气,双拳一抡就可以成为铜锤。所有的武艺都在这个人的内心里。所以融会贯通的境界一直是中国古代文化所崇尚的最高境界。而所谓知天命就是把人间百态,人间学习的道理最后达到了一个熔铸的提升。”
  在这里,于丹借助金庸武侠小说中独孤求败这个大家熟知的人物来诠释“知天命”,观众一目了然,原来“知天命”就是将自己的思想提升到融会贯通的一种至高的境界。于丹教授的用语通俗又不失文雅。
  于丹教授在讲解《论语》的过程中,像这样通俗易懂的故事前后一共有20多个,基本上每则故事都恰到好处地对《论语》进行了诠释。
  第一轮PK结果:于丹教授小胜。
  第二回合比幽默
  大凡名人都具有幽默口才,作为学术名人的易中天和于丹两位教授也不例外。他们都善于通过自己的调制使讲解诙谐幽默、情趣盎然。易中天教授在讲解时大量借用当今的流行语言,特别是网络语言,用现代时尚的词汇来比喻历史人物和事件。这使他的讲解达到了一种戏剧性的效果,从而增加了讲解的魅力。比如他在《品三国》中讲道:
  “在晋代有一个叫郭冲的人,这个郭冲大概是诸葛亮的一个铁杆‘粉丝’,他认为现在世上对于诸葛亮的推崇远远不够,于是他就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赞颂诸葛亮。”
  “粉丝”是来源于电视选秀栏目“超女”后的一个极其流行的网络词汇,它原本指一个人的崇拜者。易中天教授将这样一个极具冲击力、现代感的词语用在诸葛亮的崇拜者身上,令人拍案叫绝,实在是生动形象极了。
  再比如易中天教授在讲解古代谋士时,他说:
  “谋士就像现在的什么策划大师啊,什么点子公司啊,我被你雇用了,忠心耿耿地给你谋划,如果我的主意你不听,byebye,我换一个老板。”
  谋士本来是古代历史上的一个官职称谓,很多观众都不熟悉。他用现代社会大家熟知的“策划大师”和“点子公司”一类比,既使得“谋士”这个说法立即鲜活起来,又增强了故事的生动性和趣味性。
  于丹教授在讲解过程中也在积极为观众营造一种幽默的氛围。请看下面这个故事:
  有一大群小青蛙,看到一个高耸入云的铁塔。小青蛙们就忽发奇想:我们能不能爬到塔尖上?大家都很受这个理想感召,于是就开始爬了。爬着爬着,被太阳晒得气喘吁吁,有人开始质疑:为什么要爬啊,这谁说的啊。说着说着,有一个就停下来了,接着就是三五个,逐渐大家都停下来了,而且都在嘲笑自己的想法,说真是挺傻的。这时候大家发现有一只最小的青蛙它还在爬,大家瞠目结舌,都不说话。终于看着它以缓慢的速度最终自己到达了塔尖。等到它下来以后呢,大家都敬佩的不得了,就上去问它,为什么你自己上去了。然而这个答案大家听了也许是出乎意外的:这只小青蛙是个聋子。它当时只看到了所有人都开始行动,但当大家议论的时候它没听见,所以它以为大家都在爬,它就一个人晃晃悠悠在那爬,最后就成了一个奇迹,它爬上去了。
  于丹教授借用这个故事的目的意在说明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坚定的信念,不要轻易受他人蛊惑。从故事本身来讲,很有幽默性,但这个故事与所讲内容有一定的出入,观众可能有这样一种疑惑:那只最后爬上塔顶的小青蛙如果不是聋子,它还会凭借自己的信念爬上去吗?
  因此相比较而言,易中天教授的幽默艺术比于丹教授要技高一酬。易中天教授将他的幽默风格融会到了讲解的整个过程中,在每场讲解中他都能够根据讲解内容的需要将一些幽默化的词汇信手拈来。而于丹教授的讲解相对要平淡些。这也许是两位主讲人所讲解的内容决定了的。《汉代风云人物》和《三国》本身故事性较强,而《论语》内容比较深奥。
  第二轮PK结果:易中天教授胜出。